与书为友,始终如一——走进西迁老教授顾海澄的生活

作者:黄龙超 丁明帅 常燕妮

爱书源于周志宏先生

1952年,顾海澄老师进入西安交通大学金相热处理专修科学习,1954毕业后留校担任周志宏先生教研室秘书一职。当时,周先生为了学习苏联科技买了许多俄文著作,顾老发觉后也开始跟着买书学习俄语。后来,周先生干脆就把买书的任务交给了顾老。除了指定的几个院士的著作外,周先生还会要求购买正在讲学的老师们编著的书,不断学习最先进的苏联科技。谈话间,顾老不时拿出那些书给我们介绍,虽然时隔60余载,顾老却如数家珍,将俄国院士、讲师的姓名以及著作内容向我们娓娓道来。顾老嗜书如命,至今还完好的保留着当年购买的那些珍贵文作,不忍遗弃。顾老说,那些都是年轻时学过的知识,是他成长的源泉,对他而言,都弥足珍贵。 继续阅读

博士生的乐观和自信来自哪里

转自科学网

我看过不少博士生的真情告白,在网络上传得很火的,往往是以彷徨、迷茫、讽刺或抱怨为主题,这是中国科研体制的诟病,也是一些没有责任和良心的“导师”祸害的结果。“抱怨”是发泄情绪的有效手段,也是揭露问题的重要方式,小则可以引起众人的共鸣,大则引发制度的变革。但是,在成功触动政府按个人的愿望做出调整之前,消极悲观的“抱怨”对自己总是弊大于利的,轻则阻挠进步,重则破坏生活。 继续阅读

缅怀周志宏、周惠久两位宗师

作者:顾海澄

我于1952年进入交通大学,分配到金相热处理专修科。当时分到专修科的一般还是入学考试成绩比较好的,例如有考第一、二名的戴德沛等。机械工业部黄敬部长给我们作报告,说第一个五年计划即将开始,156个重点项目正在筹建,急需各种专业人才,希望我们尽早参加工作担当重任。同学们听后学习劲头都很足,当时推行“六节一贯制”,每天上午上六节课,下午还有实验等。 继续阅读

一次难忘的成长之旅

作者:李靖涵
接下来的所有事情发生在4月3日的早8点到晚上11点,短短的15个小时,一次失败的旅行。其实从去年11月底就已经打算要在港科交换期间去趟台湾找去那边交换的同学玩,来一次自己计划的自由行,结果计划了4个月的旅行居然还没开始就结束了。

两个月前我来到港科,学期开始,结识了很多不论是在哪读书,哪里的国籍的大陆学生以及台湾本地的同学。跟他们熟悉一些之后,就告诉他们我有春假去台湾的打算。最后决定跟一个在Cornell读computer science的大二女生Lisa和一个在加拿大读商科的大三女生Angela一起去(她们两个都是加拿大籍),打算飞到台北到那里和室友会合,之后一起玩台北、高雄、垦丁到6号送室友回新竹,之后我们回到台北搭8日的飞机回港。 继续阅读

欧盟“石墨烯旗舰计划”科技路线图确定13个重点研发领域

转自新材料在线

2014年2月初,欧盟未来新兴技术(FET)石墨烯旗舰计划发布了首份招标公告和科技路线图,介绍了拟资助的研究课题和支持课题,以及根据领域划分的工作任务,每项课题都涉及多项工作任务。根据路线图,石墨烯旗舰计划将分初始阶段和稳定阶段两部分进行。初始阶段:2013年10月1日—2016年3月31日,共资助5400万欧元(6102万美元);稳定阶段:2016年4月开始,预计每年资助5000万欧元(5650万美元)。 继续阅读